吉文从监狱坍塌的碎石堆中爬了出来,拜这特殊的灵体所赐,他根本没怎么伤着。可他担心的看了看四周,他不知道阿黛莉娅他们是否安然的躲过了这次坍塌。

“阿黛莉娅,阿瑞斯!”吉文大声的喊着朋友们的名字,希望能看这瓦砾堆出现动静。

就在这时,远处的一处乱石堆有了轻微的响动。吉文连忙冲了过去,把上面的乱石与碎木推开。很快米尔托和阿瑞斯的身影显露了出来。刚才的坍塌中穿着盔甲的米尔托护住了阿瑞斯,让他躲过了乱石。

“阿黛莉娅在哪里?”吉文摇醒了米尔托急切的问道。

可刚回过神来的米尔托摇了摇头,刚才的混乱中他只看见阿黛莉娅也追了出去,紧接着就是牢房彻底崩塌了。

吉文站起来,打量着四周,找着阿黛莉娅和那个怪物的身影。

既然现在自己还停留在这世界上,说明阿黛莉娅没有生命危险,也没有因伤昏迷。也许她正被埋藏在碎石下的某个角落里,苦苦等待着救援。

就在吉文胡乱猜测的时候,远处的一大片碎石被抛散到了空中,一个有着乌黑甲壳的巨大身影跳上了地面。

那是桑尼阿的巨蝎,受伤的桑尼阿现在站在巨蝎的背上,得意的笑着。而巨蝎乌黑的巨钳正夹着一个吉文熟悉的身影。

那是阿黛莉娅!

阿黛莉娅似乎在刚才的意外中受了轻伤,额头上滴下的血和她银色的头发粘连在一起,虽然她落入了巨蝎的掌握之中,她仍倔强地抬起头,正用手死死推住夹住自己的巨钳。

站立在巨蝎背上的桑尼阿看着苦苦挣扎的阿黛莉娅,然后再度将目光投向吉文。

重新掌握局面的喜悦的涌上桑尼阿的心头,虽然自己受了伤,但现在不用再躲避这个怪异的召唤兽了。他已经牢牢的掌握住局面的优势,无论那只召唤兽再怎么难缠,可如果他的召唤师一旦死亡,那么他的一切都不再有意义。

他看着吉文,愤恨的喊道:“怪物,给我离开这世界把。”

随着桑尼阿的话落音,那只巨蝎迅速地弓起背,将巨大的尾钩毒针刺向阿黛莉娅。

吉文已经来不及赶过去了。在那一瞬间,他没有任何的犹豫,他将手中的“命运”向着巨蝎的尾钩飞掷而去。

沉重的“命运”在空中飞速翻转着,黑色的长刃划出一道黑色的弧光轨迹,然后直直的飞向巨蝎的尾钩。

蕴藏着破坏之力的“命运”终于与巨蝎的弓起的尾巴交汇了。

巨蝎的坚硬甲壳在“命运”的剑刃面前不堪一击,瞬间就破碎了。白色的碎肉,绿色的体液从被剑刃切断的断口中溅射出来。

蝎子断掉尾钩掉落在地上,抽搐着颤抖了两下。巨蝎也被那股剧痛所激怒,来回猛转了一圈。就连桑尼阿也被从巨蝎背上给甩了下来。

倒在地上的桑尼阿挣扎着用一个手臂从碎石堆上爬了起来,他突然发现召唤兽的那把长剑正牢牢插在一面石墙上。长刃几乎全部没入石壁中。

这把神奇的长剑像吸引飞蛾的灯光一样死死诱惑着桑尼阿,他不顾一切地跑过去,用自己的左手握住了长剑的剑柄。

桑尼阿满怀希望的想把这把破坏力惊人的长剑拔出来,可他没料到这把长剑沉重无比,即使具备了熊人之力的自己竟然也没办法移动这长剑分毫。

桑尼阿最终不得不放弃了,因为他听到一个沉重的脚步声正在逼近自己。他猛回过头,却发现就在自己沉溺于把那长剑的时候,那只古怪的召唤兽已经追到自己近前了。

直到这时,桑尼阿才发现自己身处巨蝎和那怪物当中,对于那只召唤兽来说,只要杀死自己就能就下他的主人了。

桑尼阿的手边没有任何可以称之为武器的东西,这么近的距离也来不及释放法术,他只得惊恐的向后退去,然后疯狂的呼唤着巨蝎,想逃离这个死神。

吉文追着桑尼阿来到那石壁边,然后同样看到了插入石壁的“命运”。他快步走到石壁前,深吸了一口气,右手握住了剑柄。

虽然吉文也感觉到了剑身的沉重,但一股熟悉的掌控感似乎随着自己的抓握,传遍了整个“命运”的剑身,随着他逐渐的用力,命运逐渐脱离了石壁,最终黑色的剑刃全部重新显露在空气中。

同第一次拔出命运时一样,吉文顺势将剑身砸向地面,在碎石堆中引发了一场范围不小的震动。

正在逃跑的桑尼阿被地面的震动摔倒了,他在挣扎着爬起时,趁机回过头扫了一眼,他惊讶地发现那把长剑重新回到了那召唤兽的手里。

那画面让桑尼阿头一次感觉到了恐怖的存在,在被恶魔主人改造过身体之后,很久都没有出现过这种让他心悸的感觉了。

他赶紧爬起来,向着自己的巨蝎蹒跚地跑去。

吉文手持“命运”,紧紧跟着桑尼阿,就在他即将追上桑尼阿的时候,巨蝎终于跳过那些乱石堆,落在了桑尼阿与吉文当中。

“杀死那个精灵!”

看着召唤兽,桑尼阿不顾一切的叫起来。只要杀了那个小姑娘,就能结束眼前恐怖的一切。

巨蝎听到主人的命令,立刻高高的举起右钳,准备猛地向下砸去。而阿黛莉娅也随着巨钳被举到了空中。

就在自己的身体被抛到顶点的那一刹那,阿黛莉娅的大脑一片空白。她明白巨蝎将要干什么,也知道随着这巨钳的落下,自己的身体将粉碎在这片大地上。

难道自己就要死了么?

她头一次发现,濒临死亡的感觉竟然这么熟悉,仿佛曾经经历过一般。

阿黛莉娅就这样被倒举着,她木然的看着头顶的那一片大地,只等着最后的撞击来临。

突然,一个熟悉身影映入了她的眼帘,吉文正在她的对面。

她能看到那狰狞头盔下的那双眼睛,那双眼睛正焦急的看着自己,

一个声音从他的心底传入了阿黛莉娅的脑海:“快做点什么!阿黛莉娅!你不是要成为禁咒召唤师吗!”

禁咒召唤师!

听到那个称号,让阿黛莉娅的猛地惊醒过来。是的,自己还要成为禁咒召唤师,还要替那个夜晚逝去的人们报仇!

刚才脑海里慌乱已经彻底消失不见,阿黛莉娅彻底冷静下来,仔细在记忆里搜索着能这短短一瞬中所释放的法术。就在那一瞬间,她看着吉文的目光变了,开始吟诵起咒文来。

就在阿黛莉娅开始施法时,吉文正死死盯着那巨蝎,他努力的判断着那巨钳的落点,然后留意着着巨蝎另一只巨钳的偷袭。

终于吉文敏锐的发现巨蝎的关节开始向着地面转动了,他也立刻跟着移动起来。不仅如此,吉文还向着巨蝎的关节发出了早已准备好的寒冰箭,那股飞射的冰霜立刻将那巨蝎节肢交错的地方牢牢冻住,巨钳下落的速度也跟着慢了下来。

吉文终于赶在巨钳落下之前,移动到了巨钳的下方。

巨钳穿透了吉文的灵体依旧毫无阻拦的砸向地面,可就在巨钳夹着阿黛莉娅经过吉文虚无身体的那一瞬,吉文再度挥起了手中的命运长剑。

阿黛莉娅感觉自己马上就要撞到那碎石嶙峋的地面上了。可她现在并不慌张。因为就在刚刚那一瞬,她随着巨钳与吉文擦身而过,她再度看到了吉文那坚定的眼神,听到了吉文从心中传来的声音。

坚持住!

她知道他一定有办法。

突然,阿黛莉娅感觉到巨蝎的钳制一下子松开了,有人一下子搂住了的腰。她也立刻伸出手臂,对着近在咫尺的地面,施放出那个早已准备好的法术。

“柔石术!”

随着魔法能量的散开,周围坚硬的砾石立刻化为柔软的粘土。而在下一秒种,巨蝎向下砸击带来的巨大的冲击力,还是让阿黛莉娅与那个挽住她的人一起滚倒在地面。

在松软的粘土地面上不知滚落了多少个圈后,阿黛莉娅发现自己终于停了下来。

她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正被吉文牢牢地抱着。靠着吉文手臂的支撑与盔甲的保护,她在落地的时候,几乎没有伤着。

阿黛莉娅此刻几乎与吉文正面对面,彼此的视线无意间碰撞到一起。在那一瞬间,她从头盔下的那双黑色瞳孔里看到的是一股激昂生命的涌动,那绝不会是属于邪恶恶魔的眼神。

阿黛莉娅头一次觉得自己可能一直错怪某个人了。

可在这危险的战场上,宝贵心灵的交流转瞬即逝,吉文松开了阿黛莉娅,站了起来。而后阿黛莉娅听见了他平静的声音。

“该我们上了,阿黛莉娅。”

吉文重拾起“命运”,直面着桑你阿与巨蝎,而阿黛莉娅也重新站到他的身后。

远处的巨蝎焦躁的看着吉文,那动作似乎同时混杂了仇恨与恐惧。就在刚才的短暂交锋中,吉文手中的长剑切开了巨蝎右边巨钳,将它切为两段。现在巨蝎所能依靠的武器只剩下左边的巨钳和石化术了。

受伤的桑尼阿此刻也爬上了蝎子后背,作为实力可以与六级召唤师比肩的恶魔仆从,他从来没有感觉如此狼狈。历经了刚才的一系列血战之后,局面回到了原点。

现在自己再度和这些精灵们对峙着,可桑尼阿再也没有刚才的那种轻松与自信了,他捂住伤口,忍着一阵阵的疼痛,尽力准备着下一次法术施放。

现在他和那只召唤兽之间,还有差不多刚够足以吟诵一个法术的距离。

今天这场战斗的生死就在这一瞬间。

(本章完)

总排行榜: 带着农场混异界 邪王追妻:废材逆天小姐 绝品邪少 穿越到大秦的武器大亨 误惹妖孽王爷:废材逆天四小姐